天天中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发布日期:2022-06-01 21:17    点击次数:200

  还记得小时候,你读过的书吗?《赤脚医生手册》是一本很厚的书,多年以后,我才了解此书在中国流行三十年,堪称“全民健康指导手册”。我抱着砖头一样的书,坐在小板凳上,已经临近黄昏,爸爸妈妈随时可能下班回来,而我还没把“生产”这部分看完,着急。我懂得了妹妹是怎么诞生的,她导致妈妈大出血,所以一定是“胎位不正”,不像我这样“顺产”的孩子,头先出来,旁边有两只温柔的大手接着。啪的一声我合上书,快步跑向门口,爸爸的脚步声伴着迷人的烤红薯气味。我小心地咬下一块,连同我刚刚发现的惊人秘密,灼热地咽下肚。还记得小时候,身边人如何影响你读书吗?长大以后,我完全理解当年父母亲的想法。母亲有强烈的“母以子贵”的心理,同时,母亲也很想在娘家扬眉吐气,因为我的两个舅舅都是留美深造,她希望自己的孩子也是成绩一流;而父亲,到了台湾,举目无亲,失学了一年多,好不容易复学,从中文改念法律,毕业后考上司法官,可以说如果不是靠着苦读,恐怕很难在台湾找到立足之地。从成长的角度而言,回顾童年,我真的很庆幸自己没那么听话,靠着偷看而看了不少书。我们的肉身总有被困在什么地方的感觉,尤其是还无法独立的孩子,但书本可以给我们一个极其广阔的世界。回望小时候,明白有一个会挑书的妈妈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朋友来家里玩,正好我妈妈下班回来,给我带来了三本封面上都印着奖牌的小说——《少女苏菲的航海故事》《印第安人的麂皮靴》和《我叫巴德,不叫巴弟》。我兴奋地向朋友展示,让她猜猜看我会先读哪本。之后,她羡慕地和我说,在她家,她想买什么书都要自己提出来,求着她爸妈。那大概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在阅读这件事上是多么的幸运。童年的阅读,度过漫长岁月后会领会更多深意。数年后当我真正能够通读原著后,终于逐渐意识到葛朗台开篇那“三笔遗产”的继承,以及葛朗台老爷莫名其妙的做事逻辑都意味着什么。那似乎并非一两个人、一两代人的吝啬,那不是法兰西的一个静态的时代,而是在展现聚敛的元逻辑。那是一种对主人公及其未来不知多少代际提纲挈领的预言,这现实的批判是从历史的法兰西到将来的法兰西的纵贯。当我们对未来感到迷茫,或许可以回头看一看童年的阅读轨迹……在无书可读的童年,我从炳荣叔叔家拆建的工地上意外收获一本浙江人民出版社1974年版的《农村常用字》。三十多年来,我一直珍藏着。如今,它就在我的书架上。它的封底留着一些我小学时歪歪扭扭的笔迹。我用钢笔抄下了一首儿歌中的句子,其中两句是:“相逢不容易,彼此要珍惜。留份欢乐在心底,留份眷念在心底。”六一儿童节将近,我们推出了特别专刊“轨迹——我们的童年阅读记忆”,以上阅读回忆的完整版本,将陆续在新京报书评周刊微信公号推送。与此同时,我们也希望聆听你的阅读记忆——你生长至今的哪些特质与童年的阅读息息相关?童年的阅读带给你哪些丰富的体验和感受?稿件要求:1. 开放征稿,字数1500-3000字。2. 以“童年阅读记忆”为主题,内容不设限,形式不设限,你可以主谈一本书,也可以说很多本书。我们期待感情真挚丰沛、可读性强的稿件。3. 如果稿件能体现出你对阅读和成长的独到思考,亦或是具有一定的故事性,将加大你的文章被选中的可能性。投稿邮箱:ibookreview@163.com投稿请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手机或者微信号),以便我们的编辑与您取得联系。征稿时间与刊发说明:5月29日至6月15日。6月15日将截止接收稿件。被选中的文章将同步在新京报小童书微信公号刊发,最终我们将择优在新京报书评周刊微信公号刊发。策划执行 新京报书评周刊编辑部本文编辑 吕婉婷本文校对 卢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