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中

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发布日期:2022-04-03 19:38    点击次数:130

点击上方“羊爸爸”↑关注我们

为了写好这篇文章,这两天,我把孩子从出生到现在所有留存的病历和我写过的孩子所有的成长记录全都翻了一遍。整理出了一份孩子的“大病记”:

孕37天——孕囊出血。

出生——孩子比预产期提前一周出生,新生儿黄疸

第1个月——孩子鼻塞,呛奶吐奶,夜啼严重,满月查出肺炎,门诊输液治疗

6个月——查出尖足,持续近半年后无症状

10个月——一直不会爬(会走以后才会爬),长期头汗多,医诊脾胃虚弱

1岁1个月——严重便秘肛裂出血两个月,第二次肺炎(门诊输液一周)

1岁6个月——第一次高烧惊厥(住院两周)

2岁1个月——第二次高热惊厥(住院一周半)

3岁11个月——第三次肺炎(反复住院两个多月)

3岁12个月——第三次高热惊厥(正值肺炎住院期间,同时治疗)

4岁5个月——第四次高热惊厥(门诊输液)

4岁6个月——确诊腺样体肥大(鼻塞,打呼噜,张口呼吸,经中医治疗后症状消失)

4岁8个月——频繁挤眼,疑似抽动症(持续一个半月后无症状)

……

看看他的大病记就知道,这5年,对于他,对于我,对于这个家,都是多么不容易。这些都还只是“大病记“,除此以外,日常生病吃药输液的次数,多到数不过来。

一个冬天,因为咳嗽、肺炎、惊厥,孩子断断续续地接受了两个多月的输液治疗。两个月内,孩子三进三出医院,在家待的日子屈指可数。头孢、阿奇霉素、红霉素,在两个月里轮番上场,来回换着用。可治疗效果就是不明显。

还有氨溴特罗,刚开始咳嗽的时候,孩子痰就特别多,大夫给开了这个,三四瓶都喝完了,痰依然多,没有明显效果。到后来,大夫也不给开了,说孩子可能抗药了,再喝也没用。

听着孩子频繁的痰咳声,我绝望又不甘心的问大夫,那难道除了氨溴特罗,就真的没有什么化痰效果更好的药了吗?

住院满两个月时,孩子仍然每天咳嗽不见好转。

医生每天查房都问我:今天咳嗽少了吧?

我说:没有,没有减少。

到最后,我都感觉医生似乎很期待我能说一句:嗯,孩子好些了。可实际情况不是,不但咳嗽没有减少,孩子还食欲很差,脸色恍白,手脚冰凉,每天晚上身上都狂出冷汗,怎么办?

我没有心情去抚慰医生的挫败感,我只想让我的孩子赶快好起来。

在那之前我就浏览过羊爸爸公号,看过咳嗽相关的文章,也曾经想过要不要自己买二陈丸给孩子吃,但始终还是没有迈出那一步。住院期间一直没有好转,我又一次看到羊爸爸公号咳嗽相关的内容,我几乎是抱着下赌注一样的心情,报名了中医育儿的A课程。当时想的是,孩子反复生病多少钱都花了,不差这几百块。万一,万一这个课真的能帮助孩子好起来呢。

12月,因为治疗效果不佳,医生提出要再给孩子用红霉素。我对宝爸说,咱们出院吧。两个月了,孩子打的抗生素加起来比吃的饭都多,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行出院后,咱们去看看中医吧。宝爸同意。

我们立刻主动向医生请求出院。医生说,出院可以,红霉素还是得用,不打针,就口服。于是,开了两周的药。

吃了红霉素之后没几天,孩子出现肚子痛呕吐,我又带他去医院做了B超,说是肠系淋巴结肿大,开了口服的头孢和乳酸杆菌片。

再次从医院大门出来,我想了想,就直接带孩子去了距离医院最近的一家中医诊所。我给大夫说了孩子所有的问题:肺炎两个多月不好、从小到大夜尿不会醒一直尿床、一直不爱吃饭,特别容易上呼吸道感染扁桃体发炎,容易肚子疼呕吐,三天两头生病……还有可怕的高热惊厥。

很幸运,我遇到的这位奶奶级的大夫很靠谱。连治病带调理,吃了一个多月的中药,肺炎总算是彻底好了,其他问题也有改善。

如果不是看了那么多羊爸爸中医的内容,我可能只会带着孩子再换一家医院,继续用不同的抗生素。自此,我在学习中医育儿的路上坚定了想法和信心。

从A课到B课,越学我心里越不是滋味:

回顾自己的育儿路,才知道孩子这般的多病多难,多半都是我这个无知的妈妈给坑害出来的。孩子出生以来,四年间,每一次感冒,我和家人都是给他用的氨酚黄那敏颗粒。

每一次咳嗽,吃的几乎都是桔贝合剂。

每一次扁桃体发炎,吃的几乎都是蓝芩口服液。

每一次积食或便秘,吃的几乎都是七星茶颗粒。

孩子满一岁后,有过很长时间的便秘,经常肛裂出血。孩子疼得每次大便都大哭。去过好几家医院,看过好几位医生,都说要多喝水,多吃水果蔬菜,多喝酸奶,开的药都是开塞露、七星茶、妈咪爱、益生菌、双歧杆菌片、小麦纤维素颗粒……从此婆婆一天到晚的给孩子喂水,喝得孩子不停的小便。水果蔬菜加量,奈何孩子都不爱吃。各种药吃遍,统统没效果。

因为那段时间孩子不爱吃饭,还总积食肛裂,我和婆婆听了邻居阿婆的建议,每周给孩子吃一次王氏保赤丸消积通便。

从孩子1岁多到4岁,王氏保赤丸一直是我们家的常备药。直到我学了AB课,才告诉婆婆从今以后不要再轻易给孩子用此药。

每次孩子发烧,都是用布洛芬退烧,用了药还不退烧,就抱去医院输液。医生说输两天,婆婆就求医生:大夫呀,两天不行啊,求求你给我娃多输两天,给我娃彻底治好。

每一次惊厥,更是不堪回首……

除了常用的头孢、阿奇霉素、喜炎平、炎琥宁等消炎药,为了快速退烧以及缓解惊厥症状,地西泮,地塞米松,福尔可定,赖氨比林这些小儿禁药,我家孩子全都用过不止两三次。做过的检查也是几乎全套,脑部CT、24小时动态脑电图、核磁共振、腰椎穿刺、甚至明明知道自己的孩子智力正常,却每每在惊厥后要面对医生的置疑,只好又带孩子去做了智力测试。

最让人记忆深刻的就是孩子第一次高热惊厥住院后,大夫为了确诊孩子惊厥的原因,提出要做腰椎穿刺检查,但是手术有风险,需要家属签字同意。小小的孩子,关键的部位,如果出了什么差错,也许就是关乎一辈子的事情。

一家人再三考虑,最终同意检查。

结果,虽然提前服用了催眠药物,可是针刚扎进去,孩子就疼醒了,拼命的挣扎,尖叫嚎哭了半个多小时,三个男医生都按压不住这一个小小的孩子。我们站在检查室外,从孩子那撕心裂肺的哭声里感受着孩子的疼痛、恐惧、无助……婆婆倚倒在墙边,泣不成声。我的脸上泪如雨下。老公的眼泪在眼眶里使劲打转,一直闪着光……

最让人崩溃的还在后面,连扎两针抽出来的脑脊液都带血,不能用。眼看孩子挣扎的厉害,医生也没办法了,说没做成功也不再做了。就以经验推断,按照脑炎治疗吧。于是,天天打抗生素,打了两周,让我们出院了。

除了错误治疗,喂养上我们也没少坑娃。

从月子里开始,就给孩子穿得很厚。家里暖气非常好,大人可以只穿保暖衣都不觉得冷。可是我们给孩子穿着棉袄,还盖着小棉被,再用布条把孩子连人带被一起捆起来捆的像棕子。孩子在月子里脸上老出湿疹,我还不知道原因。

因为孩子在月子里就夜啼严重,一个小时就要醒来哭闹一次,比闹钟都准。老公和婆婆都说是因为我的奶水不够,把孩子饿醒的。于是,孩子一哭醒就要求我赶紧喂奶,准准儿的一个小时就喂一次奶……结果是,孩子出生时7斤整,满4个月的时候就已经18斤了,直接翻倍。去体检,医生说孩子体重超标了,必须控制。

8个月后添加辅食,怕孩子吃的太稀太少营养不够。婆婆几乎每顿饭给娃的米粉或稀饭里泡一大把蛋黄饼干。再长大一些,隔三差五蒸蛋羹,一个鸡蛋加三四个鹌鹑蛋再撒上虾米……

从小孩子就不好好吃饭,一直喂饭。婆婆嫌我喂得慢,夺过碗去自己给喂,孩子一口饭刚进嘴里没嚼两下,又一勺饭就递到了嘴边。

……就是这样把孩子养到4岁的。

可以说,错误治疗,错误喂养,被我占全了。

孩子出生后这么多病多难,当妈的我绝对难辞其咎。对于家人,就算他们有很多喂养孩子的方式是不正确的,但我是孩子的母亲,我才是要为孩子的前半生负责的人。是我的无知,让我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没有严格干预过家人对孩子的那些错误喂养。孩子四个月的时候,我就恢复了上班,喂养孩子的任务基本都由公婆承担了,他们也付出了太多心血。除非我认为严重的、原则性的问题,一般我都没有跟公婆正式交涉过我们在孩子喂养问题上的分歧。

我知道我们每一个人都百分百的爱着孩子。只是我们都不知道,这就是所谓的:无知的爱=伤害。

当我学完AB课,我才开始反思并明白一些事情:

孩子小时候的夜啼,真不是奶水不够饿哭的。

孩子那长达两个月的便秘肛裂,一定是太阴里虚寒的问题,是不能随便用七星茶、王氏保赤丸等通下的。只会越通下越便秘。那些什么益生菌、纤维素,根本就是治标不治本,解决不了问题。

孩子第三次惊厥,发烧前就是手心很烫,比手背烫,肚子比后背烫,舌苔白厚。也许就是一次简单的积食发烧,可是那时候我刚刚关注羊爸爸公众号,还不懂得怎么判断积食。后来孩子惊厥发作后去住院时仍在发烧,医生交待只要在37度以上就可以做物理降温。结果住院七八天,每天打着头孢做着物理降温,孩子高热转低热,低热转高热,就是不退烧。琢磨来琢磨去,我怀疑物理降温有问题。去找医生沟通,医生让暂停观察。停止物理降温以后的第二天,孩子彻底退烧了。却又开始上吐下泻,说是感染了什么肠炎病毒。现在想想看,也许物理降温才是导致孩子发烧一直不退和后来上吐下泻的原因。

孩子的第三次肺炎,最一开始咳嗽应该就是风寒咳嗽。也许喝一碗葱姜水就能好,结果坑娃的我给他喝了桔贝合剂,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错误用药,引邪入里,孩子的咳嗽才会起来越严重。再加上后来就医后也是一直错误治疗,导致肺炎,发烧、惊厥……

孩子第四次惊厥,我已经在学B课。知道了惊厥跟津液不足的关系。因为孩子是半夜发烧在睡觉,我没有给他喝糖盐水之类的补充津液,只是搓热了他的手脚。当时我刚开始学习,还很焦虑太不淡定,我不想给他用退烧药,想试试看搓热手脚是不是就可以不惊厥,但又没有把握,心里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眼着着孩子不出汗也不退烧,我一着急,上手去给孩子捏脊想帮助发汗。结果,没捏四五下,本来正熟睡着的孩子像受了惊一样“嗷”的一声翻身坐起来,然后直接惊厥了……

不过,这次的惊厥持续了不到一分钟,是几次惊厥以来发作时间最短的一次。发作完以后,精神什么的都很好。后来也没有去住院,只是去输液两天(主要是补液),吃了几天药,就好了。也是四次惊厥里唯一没有去住院的一次。总的来说,我觉得比以前好多了。

如今想起这几年的育儿血泪史,我就深深的遗憾:

如果我能在怀孕生子之前认识羊爸多好啊!孩子肯定不会遭这么多的罪了!有时候,都恨不得再生一个孩子,坚持正养,把所有曾经在孩子身上犯过的错,全都纠正过来,好好弥补弥补内心的后悔和遗憾。

可惜人生不能重来,越是错的深,越是应该学会敬畏和尊重生命。我更应该尽全部努力做好孩子的健康补救工作。否则,何谈未来。

从报名A课到现在,我学习和坚持中医育儿快一年了。总体来看,这一年,孩子的变化还是很大的:

生病的频率在减少,去医院的次数更是锐减。每次生病,抗生素寒凉药等用的很少很少了,尽量都是用中成药或者面诊中医处理。

孩子尿床的问题也有改善,从原来的每晚尿床三四次到现在的把尿两次就能一夜安睡,我已经很知足了,还会继续给他调理。

去年之前,至少一年半都没有长体重,个头也长得很慢,比同龄的孩子矮半头,学校体检结果显示他在全班倒数,身高体重全是中下。最近一个月发现他长了两斤肉,个头也高了两公分,真是不容易啊。

再后来的腺样体、挤眼睛,在去社区搜索学习以后,我知道了这些问题都跟孩子之前长期的错误治疗错误喂养有关系。知道了问题所在,渐渐的就不再那么焦虑,找中医面诊,找靠谱推拿,让幼儿园老师帮忙协助忌口,给家人说不要总盯着孩子的病当面说孩子……

一来二去的,孩子也都奇迹般的好了。没有走弯路,真的挺好的。

因为孩子的多病,一家人长期的担惊受怕和奔波劳累,心力交瘁,也难免会在孩子每一次生病后,就互相在心里怨责对方没有照顾好孩子。这几年来,夫妻关系、婆媳关系都受到了严重的影响。而这一年来,孩子的身体在好转,家人的压力也在减轻。我相信,都会好起来的。

老公和婆婆从开始的完全不认同忌口和反馈式喂养、不相信中医育儿,到现在能够主动的配合我给孩子忌口、同意我给孩子辨证使用中成药处理日常生病,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只是在发烧、衣原体支原体阳性等他们认为比较危急的病情上,他们仍然坚持要给孩子使用退烧药、抗生素,不相信中医“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的治病原理。

当然,我也能够理解。我还学艺未精,能力不足,不能够让他们进一步信服我、信服中医育儿。这也恰恰是我必须要加紧学习,必须用事实来证明自己、证明中医之真善美的动力。只有让自己足够的强大,才能够真正的获得他人的认同。

我相信,会有这么一天的。

后记:

这是一篇17年的旧文。这次发文之前,我又问了作者妈妈孩子的近况。

她说,孩子挺好的,这几年基本没有再去过医院,高热惊厥也再没有过了。生病都很少,偶尔有个头痛脑热的,辨证吃点中成药,一两天就好。

我又问:腺样体肥大,抽动症,尿床那些呢?

妈妈说:统统都好了。

像这样的转变的故事,在羊爸爸AB课的学员中,其实能听到很多。

当你不知道孩子为什么生病,不知道病情会如何发展,你的心就会是慌乱的,在那样的情绪中往往容易做出不那么正确和理智的判断。

羊爸爸想要做的事是,用无数个妈妈踩过的坑,告诉你,有哪些坑不必踩。在帮助孩子健康成长的路上,有哪些事,我们要重点去做,如何做。在生病手忙脚乱时,我们如何从混乱中理出头绪,用一个清晰的思路做出最利于孩子身体的判断。

身体是怎么回事,疾病是怎么回事,怎么做能帮助身体真的从疾病中恢复,羊爸爸的中医基础AB课,让这些本来冗长繁复的理论变得简单了,让每一个想要学习的妈妈,都学得会。

基础的AB课训练营进行了几个版本的迭代,目前进入到了全新升级版本的AB课基础训练营。

那么新升级后的训练营在哪些方面对学员们更有帮助呢?

每天都有新案例:26天训练日程中,26个案例(13个精讲+13个自学及答疑)+25个中成药讲解,在经验中学习,学会“正养”和“正治”——正确认识疾病和正确对待疾病,你就掌握了中医育儿的核心。

班班关怀到每个人:“群内教学+答疑解惑+作业点评+学情回访”,耐心地跟随每位学员的进度,边教学、边回顾、边练习、边总结,让小白也能稳稳走进中医育儿的大门。

让每个学员都成为家人:入营即得学习礼包,仪式感满满,还有各种坚持打卡的奖励,让学员们在互相鼓励中坚持,并看到回报,还有89道测试题让每个人都能看到自己的进步。

入营免费得学习礼包

老学员可购买

羊爸爸希望每一个想要和我们携手中医育儿的家长,都能够从容地实践到宝宝的成长过程中,AB课训练营,就是给所有愿意拥抱羊爸爸的人的一份见面礼。

这个价值399元的训练营,现在购买羊爸爸A课和B课就可以免费进入了。

更多优惠

扫码进一步了解AB课

作者简介:爱灏平安。17年考入羊爸爸中级班,现已成为有问必答老师团的一员,陪伴着许多为孩子生病而煎熬的妈妈。文 | 爱灏平安编辑 | 小雅插画 | 茉莉红&阿赖耶识校对 | 雪见